離開ibank

自身在香港投行紙醉金迷的生活與 “跟大隊” 的迷失
曾經滿懷希望要創一番事業及成就
但終歸淪為中環那種快餐式物質主義動物
為Party與米芝蓮昂貴晚餐而活

中環人那種對自己的優悅生活心滿意足
自我陶醉,而又缺乏靈魂的弊病

在中環東自長江中心,西至置地廣場的頂尖甲級寫字樓地段
無數這類高薪專業精英

無論是banker,律師,或auditors
他們的一生的 “事業” 就是圍著 “資本” 走

為大財團及有錢佬的數以十億計的投資項目
這些高學歷 穿名牌西裝的專業人士
24/7 隨時候命每日OT 為其服務
報酬就是那些那些大deal豐厚利潤 “手指隙” 流出的餅碎
作為這些金融機構
跨國律師行,會計師行,及其他專業顧問公司的服務費用
然後再每月分派出 HK$40,000 至 HK$300,000 不等的人工
供養著這群中環精英

簡單來說,這些中環白領精英
為了這HK$40,000 至 HK$300,000的人工
他們完全販賣出自己的時間,靈魂,及生命
以貢獻予自己的公司及客戶

而那些 “keep them going” 讓他們賴以為生的
就是像毒品一樣的 work hard play hard motto

將自己25-35歲的最具動力及創意的青春年華
虛耗在這紙醉金迷的名利場
卻發現自己的人生繼續這樣下去
原來不過如此

只能繼續仰望那些大商家有錢佬們
一輩子為他們做牛做馬
以及繼續與那些中環白領精英在無謂的party中自我感覺良好
而這些中環白領精英
一輩子也只會是中環白領精英

(編按:舊同事也離開ibank)

原文轉載自David Zhu

留言功能已關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