想、寫、做

我有一種關係感情叫黃穎賢《模範生候選人@2》

升中二基本上是全班直升「二丙」,只有三位同學拆散轉入「二甲」;

「二丙」是精英班,唔好淨睇名…

直覺上好明顯係成績唔夠好,包尾個幾位咪調去隔黎班。

但被調動升中二的同學,除我以外,另外兩位都是品學兼優的好學生!

一個我諗要搵「胡太」先可以解釋嘅十萬個為什麼調班機制!

一年深厚感情嘅同學被打散,需重新建立中二班底朋友圈,談來容易?!

仲要,又要對住女班長…

兩位好學生因未能直升精英班,變得好DOWN…

我都好DOWN,因為唔能夠與「亞佩」同一班…

返學,其實無晒意義…

間接地,我們成為同病相憐一齊坐艇嘅同渡人,而F2 甲班同學大部份對上堂讀書考試有嚴重敏感候群症狀,測驗時見識常見出貓合作策略,具規模效益!

由於我實在太鍾意中文,所以會聽下書,與老師在課堂時公開交流,每當質疑學習內容時都被同學們歡呼喚動。

校內舉行「模範生」選舉活動,每班推薦五位候選人,好成績通常都係乖學生老師都會推薦,因為我班後選人唔夠數,最後都捉埋我入局,與「女班長」同列「模範生候選人」之席。

我有一種關係感情叫黃穎賢_《模範生候選人》
我有一種關係感情叫黃穎賢_《模範生候選人》

待續《中學篇》